關於我們

有些事情需要時刻提醒自己,不能遺忘、塵封,要牢牢記住,因為這些都是本土回憶,願回憶歸香港。

此場慘烈的運動裡唯一稍感慶幸的是,讓我們兩個七年來未曾碰面的舊同桌重新we connect。當初被老師說成一無是處、離經叛道的倆人,一個成為了設計師,一個則成為中環的「西裝友」。

六月,每次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,面對家人的冷嘲熱諷,翻看Facebook時又看到一些昔日的親朋換了「撐警」頭像,我們才驚覺,原來某些如今高薪厚職的「收成期」和被馴化的「港豬」,身體裡的確充斥著藍色血液。這些一直潛伏於社會的人們,卻是靜候著契機,一點一滴地把香港的未來葬送。

讓我們感到無比懼怕的是,五年前於金鐘眾人舉起雙手靜候被捕的噩夢將再次來臨。於是,我們孕育了一個計畫,一個要讓大家以當年的教訓時刻警醒自己的計劃。

沒想到,設計過程中,我們見證著一個警隊的急速腐敗,及一個極權的誕生。

「你有冇睇……不如加埋落去啦?」
「好……」
「你今次出去……真係要小心啲……」

日曆的定稿日,隨著一齣又一齣的荒謬上演,而一次又一次推遲,直到十一月初的印刷死線逼近。

收到打稿的當日,是區議會選舉的前夕,社會瀰漫著凝重的默契,彷彿本屆的選舉比以往二十年來的任何一次都來得重要。我們兩個於選舉當日準時七點半於自己社區的票站排隊投票,行使港人所剩無幾的公民權利。

比較現實(或稱為悲觀)的筆者跟設計師說:「其實我好怕,就算泛民贏曬,咪又係重複03至07年個loop,但係又無得唔投,況且呢區個區議員做咗廿年,點會咁容易贏吖。」

「未試過又點知唔得喎,但就算贏咗我哋都更加要每日都提醒自己,唔可以重蹈覆轍!」

當晚凌晨,筆者觀看著現場點票的結果,看到本區的素人大勝而喜極而泣,心裡有種難以名狀的感受破繭而出,惟無論後事何如,還看今朝。

 

寫於十一月二十五日